相关文章

提高法官办案执法能力,实现撤诉、调解“双高” 惠城区法院 用创新...

来源网址:

    近年来,市场经济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等客观情况,给知识产权保护提出了更加严峻复杂的挑战,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还面临法律关系复杂、社会关注度高、审理周期长等客观实际。

    数据显示,2016年惠城区法院知识产权收案906件、结案552件。今年截至12月,知识产权收案1182件、结案1390件。“近年来,惠城区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且知识产权保护氛围良好。”惠城区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辖区内知识产权案件因而数量增多,特别是跨权益类别复合案由的案件数量上升,审理难度加大。为此,该院运用创新思维推动知识产权案件审判,不断提高法官执法办案、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实现案件撤诉率高、调解率高。

    KTV著作权侵权案件数量激增

    数据显示,2016年惠城区法院知识产权案侵害著作权类收案778件、结案429件。今年截至12月,知识产权案侵害著作权类收案1106件、结案1334件。“著作权侵权案件数量占绝大多数。”惠城区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该类案件占知识产权案件总数的85%以上。今年截至12月,该类案件占知识产权案件总数的90%以上。

    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KTV著作权侵权案件提起诉讼的主体有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唱片公司(如:深圳菜之鸟唱片有限公司)、词曲作者(如:叶佳修)等;摄影作品、美术作品类著作权侵权,提起诉讼的主体有华强方特(深圳)动漫有限公司、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等。值得关注的是,从引发纠纷的行为方式和内容看,互联网侵权持续多发,其中又包括因上载、传输文字作品、影视作品、音像制品和网吧将音乐、影视和文字作品提供在线观看以及网上链接引发的著作权侵权纠纷问题。

    “KTV著作权侵权案件数量激增,”该负责人介绍,KTV著作权侵权案的主要特点是诉讼同质程度高、被控侵权主体应诉率低而败诉率高等;除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组织外,其他公司提起诉讼的案件数量大幅增加;著作权中关于音乐作品类的,词曲作者起诉的案件兴起;摄影作品、美术作品类著作权人提起诉讼的案件数量增加;著作权网络侵权案件数量增加,且取证及认定困难。

    部分企业“傍名牌”“搭便车”

    在侵害商标权案件数据方面,2016年惠城区法院收案128件、结案123件,今年截至12月,收案74件、结案54件。

    从侵权商品的销售地点来看,侵权主体范围较为广泛,如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乐视网(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广东美的生活电器制造有限公司、厦门雅瑞光学有限公司等都成为诉讼主体;从侵权商品的涵盖范围来看,侵权商品类型多样且知名度较高。

    “部分企业在经营中有‘傍名牌’‘搭便车’的现象,”该负责人介绍,从侵权形式看,主要包括商标相同和商标近似两种形式。商标相同,即通常所说的仿冒商品,如该院审理的小米、欧珀等案件中,侵权产品的商标与原告使用在正品上的注册商标较为近似。还一类就是法系的冲突及注册商标先后顺序引起的商标侵权诉讼。商标在原注册地均可自由使用企业名称,但进入大陆市场后,对商标标识使用产生了权利冲突而引起诉讼。

    小米科技等一批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社会关注度大,再加上新型疑难复杂案件增多,审理难度不断增大。

    知名企业将诉讼作为维权首选

    为何近年来知识产权案件在逐年增多,且在类型上呈多样化趋势?惠城区法院相关负责人分析,这与该院辖区内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知识产权保护氛围良好不无关系。一大批网络视听、影视动漫、网络游戏、电视商务等新型企业齐集惠城区,当出现诉讼时,在法律规定的管辖法院内,较多外省市的权利人愿意选择惠城区来维护权利。

    同时,知名企业维护品牌的意识也在不断提高,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案件数量有较大提升。2016年,广东美的生活电器制造有限公司起诉、维权案件54件,北京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起诉、维权案件33件。“这说明当事人对法院判决的认可度较高,因而愿意讲诉讼作为首选的维权方式。”该负责人说。

    为更好实现案结事了的良好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惠城区法院在审理著作权和商标权案件侵权纠纷中注重调解工作,通过多种方式组织沟通协调、分析案情,使得部分当事人在裁判前理性地选择达成和解,案件整体撤诉和调解率均走高。例如被告惠东某玩具店经营者到庭参加诉讼,在开庭过程中认可侵权事实,当庭微信转账支付赔偿给原告。又如被告某购物公司在收到法院传票后,即与原告沟通达成调解协议,原告撤回起诉。

    不仅如此,在惠城区法院审理判决案件中,当事人服判息诉多,上诉率低。例如在KTV著作权系列案件中,部分被告在判决后自觉履行判决结果,停止侵权、赔偿损失,且主动与原告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及服务合同》,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破解举证、执行、赔偿难题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互联网的普及应用,新商业模式的出现,新类型的法律纠纷也随之涌现。“跨权益类别复合案由的案件数量上升,审理难度加大。”惠城区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涉及不正当竞争与著作权、商标权等复合案由的案件呈快速上升趋势,一方面是由于当事人诉请主张不明确导致滥诉;另一方面是由于新型侵权行为涉嫌侵害多个法益,此类案件较为复杂,进一步加大了案件审理难度。

    与此同时,权利人举证困难,有些物品上标注的生产厂家与实际厂家并不一致,物品的销售商在进货时不注意保存进货凭证,权利人难以查找实际生产者。赔偿数额难认定,擅用卡通形象的实物销售价格和数量均难以认定,特别是在网游等使用卡通形象的情况,侵权人获利和被侵权人损失难以量化。

    如何破解知识产权案件审判中的症结?该负责人表示,针对举证难的问题,可以利用证据披露、证据妨碍制度,把举证责任落实到被告,推动案件事实的查清;针对执行难问题,可利用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使用信用惩戒措施,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针对赔偿数额标准确定难的问题,可以运用专业分析方法,提高赔偿计算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该负责人透露,接下来,惠城区法院还将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队伍建设,积极开展各类培训、交流、座谈、研讨活动,提高法官执法办案、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在社会上树立尊重知识产权、注重保护知识产权人利益,让创作者得利,让使用者付费,促进知识创新、发展和繁荣。

    撰文:卢慧 钟志明